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 页     简介  推荐阅读   人大前沿话题   人大制度研究   人大工作探讨   立法执法司法   政治文明建设  
 
分类: 其他

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 精装
作者:余英时 著 出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2年4月 发布时间:2014-06-03 16:03:18
类型:其他 定价:  
     
 

内容推荐


  《余英时作品系列: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主要内容包括:一个人文主义的历史观(1956年)--介绍柯林伍德的历史哲学、工业文明之精神基础(1958年)、文艺复兴与人文思潮(1959年)、西方古典时代之人文思想(1960年)、史学、史家与时代(1973年)、关于中国历史特质的一些看法(1973年)、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1976年)--论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清代学术思想史重要观念通释(1976年)、近代红学的发展与红学革命(1974年)--一个学术史的分析、红楼梦的两个世界(1973年)、曹雪芹的反传统思想(1980年)、中国史学的现阶段:反省与展望(1979年)--《史学评论》代发刊辞、从史学看传统(1981年)--《史学与传统》序言、顾颉刚、洪业与中国现代史学(1981年)、学术思想史的创建及流变(1999年)--从胡适与傅斯年说起、试论中国文化的重建问题(1981年)、从价值系统看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1984年)、论文化超越(1988年)、试论中国人文研究的再出发(2003年)。



目录

一个人文主义的历史观(1956年)——介绍柯林伍德的历史哲学
工业文明之精神基础(1958年)
文艺复兴与人文思潮(1959年)
西方古典时代之人文思想(1960年)
史学、史家与时代(1973年)
关于中国历史特质的一些看法(1973年)
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1976年)——论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
清代学术思想史重要观念通释(1976年)
近代红学的发展与红学革命(1974年)——一个学术史的分析
红楼梦的两个世界(1973年)
曹雪芹的反传统思想(1980年)
中国史学的现阶段:反省与展望(1979年)——《史学评论》代发刊辞
从史学看传统(1981年)——《史学与传统》序言
顾颉刚、洪业与中国现代史学(1981年)
学术思想史的创建及流变(1999年)——从胡适与傅斯年说起

显示全部信息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一是推理的德性,一是实用的德性。由于他受了柏拉图的影响,对纯粹思维的生活特加重视,故以推理的德性比实用的德性要高出一个层次。所谓推理的德性盖超越于实用道德之上,而翱翔于柏拉图式的纯思境界。它所追求的只是概念性的形式知识,同时因为它的玄思对象亘古不变,它所获致的真理也具有绝对性。另一方面实用的德性则以可变的事物为对象,其所得者乃是相对的真理,故可有商榷的余地。推理的德性又可再分为科学知识、直觉理性与哲学智慧三种,但这些主要是针对着哲学家而发的,和一般人的生活无大关系。实用的德性则施之于感觉世界(包括人事),而感觉世界变动无常。若处理无常之人事而随时随地都求得最适当办法,那便是道德。在这一方面,亚氏提出了十二种美德,如勇敢、节制、慷慨之类,以为人如依之而行即可得道德的行为。就常人言,最好的人生当然就是将推理德性与实用德性加以融和;因为人一方面是理性的动物,另一方面又是社会中的一分子。然而灵魂的功能甚多,且又有高下之分,若混而杂之,亦非所以求融和之道,故融和之中必不能不有所轻重。亚氏是一个希腊的理性主义者,很自然地,他虽反对压制低级功能如饮食男女等等欲望,但却主张用理性(最高功能)来调节之,使人的生活最后能达到一种合理的均衡。这样我们就接触到了亚氏著名的中庸说(doctrineofthemean)。所谓中庸并非任何先验的规范,故必待智者在具体情况之下自作决定。所可确言者,即人如能把握住中庸之道便可将相互冲突的部分加以适当的配搭,使之成为一调和的整体。至于如何始能灵活地运用中庸之道以处世接物,那便得由个人的智慧和不断地修养来决定了。
  从亚氏之整个伦理思想推断,我们更可见希腊人文主义这时发展至成熟之境,真有“千里来龙,至此结穴”的样子。亚氏之中庸说乃是希腊人不趋极端的精神之更高形式,他之推尊理性尤可谓抓住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最重要的一条思想线索。亚氏在他所提出的十二项美德中,以公道(justOe)为全部美德之总纲,此益可见他之善于承继希腊文化的大统。盖公道为希腊思想之一中心观念,若以中国古代人文主义作比较,其地位殆近似“仁”字之于儒统。我们在前面曾提到,常与变是希腊哲人所最关切的主题之一,但是前此诸哲或重常或重变,要皆各有所偏。直到亚氏这一问题才算有了合理的安顿。大体言之,亚氏是肯定常道的,他相信宇宙万物为一种理性的力量所统御。但是另一方面他对变道也有所交代。这可从他所持的形式与物质的说法得到证明。我们不妨说形式乃表现宇宙万物之永恒的一面,也即是常道;物质乃表现其生灭的一面,也即是变道。这层意思柏拉图在其理念世界与感觉世界之分划中已先发之。徒以柏氏所蕲向者惟在理念之永恒,遂使此二世界分而难合。而亚氏之形式与物质则浑然一体:共相不能离具体之事物而空存,具体事物之中也蕴有共相之因子。这种形而上学的观念落实到人的身上便有理性与感觉之辨。通过理性人可以知常;通过感觉人可以知变。而理性与感觉在亚氏思想中也尽有脉络相通,未尝分为两橛。因此他对感觉知识的对象极表重视,柏拉图的形式是超越可感觉的事物之上的;亚氏的形式则不离乎可感觉的事物,人必当自其已知之事物渐推至其所未知之事物。
  ……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人大研究》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路9号 邮编:730046 联系电话:(0931)8771135,8771136 传真:(0931)8771136

陇ICP备05000261号 建议使用: 1024*768分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