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 页     简介  推荐阅读   人大前沿话题   人大制度研究   人大工作探讨   立法执法司法   政治文明建设  
 
分类: 政治学类

国家拐点
作者:郝铁川 著 出版:人民出版社2009年3月 发布时间:2010-07-13 17:00:26
类型:政治学类 定价:  
     
 



内容简介


政治家往往是一个国家的历史拐点造就者:国家因他们不同的民主法制活动或走向繁荣稳定,或走向衰落动荡。经济发展有周期,政治发展也有起伏。
杰出的历史人物是散落于民间的创新智慧的集大成者,他们的美德往往是先进制度形成的源头活水,他们的行动常常是先进制度确立的临门一脚。制度是怎样形成的?法官审案的重要规则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我们不应该到那些未必是职业法学家的杰出历史人物的智慧中寻找吗?
一切法律问题最终都是法律文化问题,一切法律文化问题最终都是法律思维方式问题,一切法律思维方式问题最终都是从对人性善恶的预设判断问题出发的,一切人性善恶的预设判断问题最终都根植于人们的经济政治关系。民主法治就是各种善恶理念及其实践碰撞的结果,而表象背后则是经济利益关系的翻腾不息。


作者简介


郝铁川,男,汉族,1959年12月31日出生于河南卫辉市。史学博士,法学博士后。1988年毕业分配到华东政法学院(现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系任教,1995年晋升为法学教授,2002年为博士研究生导师。历任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副主任、《法学》月刊主编,华东政法学院副院长,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金山区区长。现任北京奥组委秘书行政部副部长、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任中国法学会比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华东政法大学、山东大学等院校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法理学、宪法学、法史学、比较法学。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85年以来,在《中国社会科学》、《中国法学》、《法学研究》、《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三百余篇;在法律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等出版社出版学术专著15部,代表作有《秩序与渐进——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依法治国研究报告》等。


目录


前言 一篇读罢头飞雪
华盛顿:奠基美国
美德催生新制度
监督使他更伟大
拿破仑:从民主战士到封建皇帝
从激进的民主战士到专制的短命皇帝
充满个性的民法典
谁给他戴上皇冠
他与女人
林肯:废除黑奴制度的背后
 追求情、理、法的统一
 不忘法治的终极关怀
俾斯麦:“铁血”统一德国
面对民主与机遇的冲突
鞭子和糖果
晚年的醒悟
罗斯福:复活美国
民主决定民生
当改革遭遇“黑色星期一”
尊重民主绝非盲从多数
丘吉尔:“保卫人民有罢免我的权利”
民主需要绅士
民主成全美名
甘地:摆脱奴役的第三条道路
摆脱奴役的又一条道路
和“不可接触者”接触
以绝食祈求和平
希特勒:是什么把他推向罪恶
德国人民的错误选择
制度防线的悲哀
从民族优越论到种族屠杀
如果没有忘记人类共同利益
麦克阿瑟:再造日本
把天皇拉下了神坛
 英雄的舞台
肯尼迪:重建美国
 选举的理性与非理性
 第二次解放宣言
 “和平是一个过程”
李光耀:德、法兴邦
铁腕护廉洁
有冕之王与无冕之王
以提高工资促进产业升级
社会保障的是勤奋
引争议的婚育观
把民主之根留住
德、法两手除陋习
戈尔巴乔夫:断送苏联
沉默的巨变
葬送苏联的激进改革
何以抛弃苏共
经历决定命运
主要征引书目


书摘


华盛顿:奠基美国
  美德催生新制度
在人类历史上,美国第一个废除君主制、实行民主共和制;第一个实行联邦制度,用宪法划分中央与地方的权限;第一个以成文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制度;第一个完成了政教分离,把宗教信仰划入私人自主范围。这四个史无前例的“第一”为美国二百多年的发展保驾护航,功不可没;对其他国家的制度建设影响巨大,世所公认。那么这四个第一是怎样被创造的?虽然答案多多,但大都绕不过华盛顿的美德。
正是华盛顿拒戴王冠,甘为布衣,从而杜绝了君主制在美国的产生。1782年5月,时任大陆军总司令的华盛顿收到了军队中一位老部下的来信,力劝他登基称王。这绝非空穴来风。独立战争打响之后,华盛顿受命于危难之际,以弱抗强,战功显赫,被北美人民视为救星、奉若神明。军队对中央政府软弱涣散、不能及时解决军饷极为不满,更是强烈要求华盛顿担任国王。环顾世界,东方是君主专制的天下,西方也依然眷恋君主制度。德意志、俄罗斯和法国仍然是封建君主把持朝政,资产阶级掌权的英国虽然绞死了查理,但又从荷兰请来了威廉。北美13个殖民地的最高统治者是英国国王,“忠于国王”的观念根深蒂固,如果华盛顿戴上王冠,人们会视之当然。尤其是他有军队的强力支持,登上王位易如反掌。
但华盛顿坚信民主共和思想,反对君主统治。他立即回信拒绝了老部下的请求:“先生,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在战争进程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像你所说的军队中存在的那种想法更使我感到痛苦。我不得不怀着憎恶的心情看待并严厉斥责这种想法……我很难设想我有什么行为竟会鼓励你写这样的一封信,在我看来,这封信包含着可能降临到我们国家头上的最大危害。……如果你重视你的国家,关心你自己或者子孙后代,或者尊重我,那么,我恳求你,从你的头脑里清除这些思想,而且绝不要让你自己或者任何别人传播类似的看法。”
正是华盛顿拒绝总统终身制,开创了总统任期不过两届的先例,捍卫了官员实行限任制的民主原则。根据1787年宪法,美国总统每任4年,但并无限制连任的次数。这就意味着,只要条件具备,总统一直可以连选连任。由于华盛顿高尚的品德、卓越的才能和崇高的威望,像杰斐逊这样坚定的民主主义者也一度相信华盛顿这位第一任总统可能任职终身,但华盛顿却没有这样做,他的至多连任两届的先例后来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罗斯福之后又以宪法修正案的形式成为一项制度。
正是华盛顿主持了宪法的制定,使美国有了立国之本。他担任了费城制宪会议的主席,确立了议事规则,主席台上他依章办事,寡言少语;主席台下他周旋于每个代表之间,为代表之间的相互沟通营造氛围。由于与会者中许多人曾是独立战争时期他的老部下,或在他的弗农山庄蒙受过殷勤招待,甚至许多人虽未见过他也为其威望所折服,所以华盛顿常常能在他们中间起到平衡、协调的作用。例如,当代表们为参、众两院的名额争执不下时,他立即主张放弃原来的观点,将参议院的名额改为大、小州一律平等。他向麦迪逊说,这样做可以换取他人在其他问题上的让步,有利于整个宪法的通过。在会议的最后一天,当有某位代表提出众议院代表应由4万人产生一名改为3万人产生一名时,华盛顿恐怕因此再起争执而影响宪法的通过,遂起而表示,希望大家赶快通过这一提案。结果,“因大家都希望以华盛顿的愿望行事”而一致同意了这一方案。
正是华盛顿支持了联邦党人,促成美国三权分立、联邦制和政教分离原则的确立。费城制宪之前的美国实行的是每个主权独立州结盟的邦联制,各州之间政体和政教关系不尽相同。制宪会议之前,华盛顿就与联邦党人麦迪逊书信探讨过这些问题。制宪会议召开之初,麦迪逊设计的方案得到了华盛顿等弗吉尼亚代表的支持,并被作为“弗吉尼亚方案”在大会上提出。华盛顿知道,要使代表们接受这一方案具有很大的风险。因为它要摆脱邦联条例的束缚,削弱各州的权力,遇到反对意见势所难免。但是他认为必须这样做:“我们提出的方案很可能一个也通不过,也可能会发生激烈的论战。假如为了迎合所谓的民心,我们提出一些连我们自己都不赞成的提案,以后我们怎么能保证自己的工作呢?我们应该制定一个可供聪明正直的人们修改的方案,结果如何,全在天意了。”经过一番讨论,这个方案虽然作了不少修正,但联邦制、三权分立、政教分离等基本原则被采纳了。
联邦制虽然确立了,但因长期以来美国是有邦无国,州自为政,州长就是最高行政长官。在一些人眼中,州长、总统是平起平坐的关系。华盛顿建立了新规矩,联邦政府应居于各州政府之上。华盛顿在一次出巡进人马萨诸塞州时,该州州长亨科克故意称病不出来迎接。华盛顿不甘示弱,他以拒绝出席州长宴会加以回敬。终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强硬态度压倒了亨科克的地方主义气焰。亨科克致函华盛顿,对不能及时出迎总统表示歉意,并请求会见。得到批准后,亨科克乘马车冒雨来到华盛顿下榻之处,拜会总统阁下。
正是华盛顿具有高尚的品德,所以他既没有像英国克伦威尔那样从革命军的总司令演变成一个独裁者,也没有像法国的拿破仑那样利用自己的威望戴上皇冠。他的美德阻止了旧制度的复活,推动了新制度的诞生,许多做法演变成了日后的规则。现代法治不是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防恶过程中趋于完善,就是在身先士卒的榜样示范过程中百炼成钢,善和恶共同推动着法治的进程。
  监督使他更伟大
1799年12月13日,华盛顿因为偶感风寒,病逝于他的弗农山庄。亨利·李在美国国会发表的悼词中,称华盛顿为“战争时期的第一人,和平时期的第一人,同胞心中的第一人,一位举世无双的伟人。”华盛顿离开尘世已有二百多年了,迄今为止公开的每种资料,都无法推翻对华盛顿这样的评价。1956年毛泽东、周恩来和刘少奇在谈到中国也要建立领导干部任期制时,都以华盛顿为例,说明资产阶级政治家尚能废除终身制,共产党人则更应如此。
他是一个克己奉公的军人。在被推举为大陆军总司令时,他做出了这样的承诺:“至于薪饷,我请求允许我向会议保证,由于促使我接受这一艰巨重任,牺牲自己家庭的安适和幸福的,并不是任何金钱上的考虑,我不愿从薪饷中得到任何好处。我将专立账目,准确载明我的一切花费。”战争结束后,财政部的审计员核对了战争期间记在华盛顿名下的账目,一共是140500英镑,每张账单都有华盛顿的签名,用途清晰,数字精确,这些钱款都是在战争期间直接花掉的,并不包括大陆会议所欠的华盛顿的薪饷。从战争爆发直到他卸下总司令职务为止,他没拿过一分钱的薪酬,反而从自己腰包里掏了不少钱,完全兑现了他过去的诺言。
虽然他不担任总司令了,但人们仍然没有忘记他,络绎不绝地到弗农山庄拜访他。宾州议会觉得这会在经济上给他带来很大负担,便建议国家拨笔专款送给华盛顿,让他修缮一下山庄。这同样被他拒绝了,在他看来,能够牺牲个人私利为国家作贡献,是一个公民的荣幸。弗吉尼亚会议鉴于华盛顿调解该州与马里兰州水务纠纷有功,便把两家公司的150股(总计4万美元)送给他,而他很快将这笔钱捐给了一些从事公共教育的学校。
他是一个任人唯贤的总统。一位老部下的夫人致函华盛顿,请求能为在战争中身负重伤的丈夫谋得一官半职。他富有人情味地回复道:“作为个人,我的感情将迫使我竭尽一切努力弥补这一不幸。但作为一个只能为公众利益而行动的公职人员,我必须抛弃个人的好恶和愿望,来决定我职责中的每一具体事项;我必须根据所能了解到的最详尽的情况,并经过对一个人的品格和具体条件的总的判断,然后推荐出我认为最能胜任的人到那个部门去。”他既而表示:“在做出决定之前,夫人,我请您相信,无论结果如何,除了公众利益以外,我没有其他考虑。”有一次,他的侄儿布什罗德·华盛顿希望当总统的伯父能为其安排一个检察官的职位。华盛顿立即予以回绝:“千百万双人的眼睛正注视着我,为朋友或亲戚提供被人视为特殊化的过失将无一能够遮掩过去。”
 ……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人大研究》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路9号 邮编:730046 联系电话:(0931)8771135,8771136 传真:(0931)8771136

陇ICP备05000261号 建议使用: 1024*768分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