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 页     简介  推荐阅读   人大前沿话题   人大制度研究   人大工作探讨   立法执法司法   政治文明建设  
 
分类: 其他

美国精神
作者:尹钛 编 出版:当代世界出版社2008年11月 发布时间:2010-04-08 10:31:10
类型:其他 定价:  
     
 



编辑推荐


美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建立在制度的不信任上。制度的设计假定人都是坏人,这才有日常生活中的互相信任。先把人当成是坏人,培养人们不敢犯法的习惯,然后形成了人人遵纪守法的风尚。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
美国人把赚取利润看成是一种神召,赚钱到了一定数量就不是为了奢侈的生活或者像中国儒商们所说的忧国忧民了,赚钱只是一种本能,仅仅是为了赚钱而赚钱。
        ——搜狐网董事局主席张朝阳
美国号称“机会之国”,对机遇的承诺非常民主,人人都有可能成功,丽且是人人平等的游戏规则。
         ——《第一财经B报》总编辑秦朔
我对美国的印象:发达的公共事业;公共服务人员的服务意识好;遵守公共秩序的风气比较好;自然环境好;国旗到处飘;车让人;古老的校园有名但不豪华;城乡差别不明显;慈善事业做到实处。
        ——网友 留学生爱就是一切


内容简介


本书展示了这么一幅复杂但明晰的“美国精神”图景:美利坚民族既牢固地确立了政教分离原则,但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又依赖甚或迷恋宗教精神;它承认和甚而维护国内的价值多元和种族多元,但同时保持不免偏狭的“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WASP)主流;它宣称拒绝单一的真理,但时时表现出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绝对主义和普遍主义思维方式;它的民族文化基因中有着对人性的深深怀疑和“性恶”信仰,但它又自信非凡,而且有时幻想有加,以致幼稚;它的社会弥漫平等信念和平等规则,同时却几乎处处可见不平等,并且不乏种种对不平等的辩辞;它崇尚个人竞争却又鼓励社会合作,崇拜英雄却又贬抑英雄,追求创新但同时青睐保守,张扬自身自由但同时自缚清规戒律,恰如希腊神话“尤利西斯的自缚”展示的;它的国内政治历经多番严重对立甚而分裂,党争派争更是差不多无处不在,但它的国家民族凝聚力之强却在各大国中间处于前列;它的总统大概是当代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物,同时却往往深感自己像被禁锢的狮子一样站在笼里面对民众……


作者简介


尹钛,湖南宁乡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讲师。曾参与编写《政治学原理》等著作,发表学术论文和评论十多篇。


目录


推荐序
自序
第一辑 “人是不可靠的”
第二辑 不自由,毋宁死
第三辑 自己为自己制定规则
第四辑 人人生而平等
第五辑 诚信的价值
第六辑 幽默之妙
第七辑 不为发财致富设障碍
第八辑 竞争与合作的规则
第九辑 上帝与我们同在
第十辑 个人奋斗的典范
第十一辑 实用主义
第十二辑 美国的要事就是商业
第十三辑 爱国精神
第十四辑 大熔炉
第十五辑 独立精神
第十六辑 没有办不到的事
第十七辑 美国人也重亲情
第十八辑 使命感
第十九辑 捐款的时候最富有
第二十辑 教育是立国根本
第二十一辑 认真过好自己的日子
第二十二辑 人的生命与尊严无价


书摘


第一辑 人是不可靠的
  12年没有总统的国家
1776年。大陆会议发表《独立宣言》,从这个时候到1789年华盛顿就任美国第一任总统,在12年的时间里,美国没有总统,也没有中央政府。在这期间,美国“政府”只按《独立宣言》的原则运作。在那个时代,当杰斐逊说“我的祖国”时,他实际所指的是弗吉尼亚;当约翰·亚当斯说“我的祖国”时,他实际所指的是马萨诸塞。
  华盛顿拒绝当国王
华盛顿领导的大陆军,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独立战争,取得了独立,也为他赢得了巨大的荣誉和威望。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已经成为这个新国家的象征。战争结束后,华盛顿坚决地辞去了总司令的职位,并拒绝了一些军官希望拥立他做国王的建议。华盛顿告诉这些“劝进”的人:再也没有什么建议比让我成为国王,更令我觉得受到冒犯和谴责。华盛顿谢绝了所有的邀请。返回弗农山庄修剪花园,打理农庄,像从前一样过着农场主的生活。不愿当国王的华盛顿,不经意间为这个新国家预留下了一个非常广阔的发展空交出军权的仪式。
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解散了部队,准备回到自己的家乡。但是在回乡之前,他要把人民授予他的军权,交还给当时象征着人民权力的国会。返个交出军权的仪式,是托马斯,杰斐逊设计的。杰斐逊设计了这样一个仪式:华盛顿将军走进“国会大厦”,在国会议员们的对面他可以有一个座位。当议长向大家做出介绍时,华盛顿将站起来, “以鞠躬礼表示国家的武装力量对文官政府的服从”。而国会议员们“只需要手触帽檐还礼。而不必鞠躬”。然后,华盛顿将以简短讲话交出军权,议长也以简短讲话接受军权。
仪式开始了,华盛顿在交出军权的时候,他只说了几句话: “现在,我巴经完成了我的使命,我将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并且向尊严的国会告别。任它的命令之下,我奋战已久。我谨在此交出委任并辞去我所有的公职。”
  ……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人大研究》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路9号 邮编:730046 联系电话:(0931)8771135,8771136 传真:(0931)8771136

陇ICP备05000261号 建议使用: 1024*768分辩率